荷兰美容连锁店传破产上万顾客蒙受损失

日期:2020-01-04编辑作者:整形动态

  一家名叫Just Wellness美容连锁店面临破产边缘,这家连锁店于2010年初在阿姆斯特丹成立,并迅速发展,荷兰全国有六个分支机构。现连锁店在阿尔克马尔、阿姆斯特丹、布雷达、登博斯、埃因霍温和蒂尔堡都设有大型美容沙龙,其中埃因霍温有两家。

  仅仅通过诸如Social Deal和Groupon之类的折扣网站,Just Wellness就出售了打包的套餐服务,顾客必须预先支付一系列治疗费用。

  该公司专门从事IPL脱毛治疗,其中通过闪光灯控制毛发的生长。与其他美容院相比,这家连锁店的服务相对便宜。该公司还提供打包服务,客户可以多次返回,直到对结果满意为止。

  但是,这家连锁店Just Wellness突然关门,预约已取消,诊所已关闭,且无法联系。

  据说这家美容院连锁店陷入财务困境,成千上万的客户,已经提前付款或对治疗不满意打算回来接受服务的,可能失去了钱,因此感到受骗。

  来自布雷达的28岁的Mariëlle也是如此。去年,她从本城市的分店花200欧元购买了打包服务,用于身体多个部位的无限次IPL治疗。“我已经接受了15次治疗,但没有看到任何真正的效果。但是每次他们都说:你只要坚持下去,最终毛发会消失;或者说,我的皮肤质地不同,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毛。”

  尽管结果令人失望,Mariëlle仍然充满希望。“如此多的客户来到这儿,所以我希望会没事的。我也希望这种治疗方法能够得到管理和验证,他们在布雷达的开门的时间不长,我没想到他们的财务会有问题。”

  当Mariëlle最后预约来到这家分店的时候,一名职员告诉她,从2020年开始Just Wellness将停止提供无限制套餐服务,她决定购买额外的套餐。“我为另外几个部位又支付了190欧元。”

  她从没想到会出问题。“但是在昨天我应该接受预约治疗,但是却收到一条手机短信,齿科美容称该预约取消;我想打电话继续新的预约,但该电话号码已不再可用,网站也已经下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他们有问题,因此,我额外支付了的190欧元,可能石沉大海了,加上先前的200欧元,一共是390欧元。”

  有传言称,Just Wellness破产,但荷兰商会和中央破产登记处的登记册均未表明已宣布押后还款或破产。

  在向公司总部和法人所在地区的阿姆斯特丹和布拉邦特省法院进行的查询,也没有显示其破产。

  那些受Just Wellness影响的人士已经在脸书上组成了一个Facebook小组,该小组现在有14000多名成员。

  来自蒂尔堡的杰奎琳(Jacqueline)也加入了该小组。“两个月前,我成为了该公司的客户,为我整个身体部位的套餐服务支付了总计1000欧元。”

  当她听说Just Wellness出问题时,感到非常失望。“我真的哭了。我才刚刚接受了两次治疗,还没有结果,我1000欧元打水漂了。”

  据称,在接受ipl处理之前,客户必须自行剃掉毛发。“我不得不剃掉脸部和手臂的毛发,我通常不会这样做,但是,现在身上长出的黑色毛发比以前多了很多,也许我认为这是最糟糕的”

  这个Facebook小组还显示了在Just Wellness治疗期间遭受剧痛的受害者的故事。

  她说:“在治疗处理过程中,齿科美容我立即感觉不佳,疼得很厉害,感觉正在流血。有一次我甚至感到血液正从治疗台上滴了下来。当时职员说:我们会停下来,我就再也看不到鲜血了。”

  到家后,事实证明Daniëlla的伤口很大。“伤口开始刺痛,并感觉在燃烧,我立即去看医生,医生开了两周的抗生素,三周后伤口才闭合。”

  Daniëlle回到了Just Wellness,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但是该公司分店经理说这可能是我自己的错,因为伤口沾上了灰尘。好吧,这次治疗之后我能不穿裤子回家吗?”

  Daniëlla对于公司从未认真对待她的投诉感到可惜。“从那以后,我去了另一家诊所去除纹身,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勇气这样做了,因为身上的疤痕太多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光顾Just Wellness公司了。”

  埃因霍温62岁的女性Ingrid在Just Wellness接受治疗期间也感受到烧伤的灼痛。她已经购买了用于治疗脸部和颈部的套餐服务。“当职员把设备放在我的脸颊上时,我立即感觉到变得非常热并开始燃烧,甚至闻到了燃烧的气味。但是职员说:那是正常的,那是柔软的毛发在燃烧。只有当我说真的很痛时,她才停了下来。”

  但是,Ingrid的脸颊的确被严重灼伤。“当我出门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那个ipl设备在我的脸上留下了印记。他们唯一说的是:这里有一罐芦荟,你可以用来涂抹。”

  Ingrid直接去看医生, “医生也感到震惊。最终我请了一名人身伤害律师打官司,最终获得了治疗费用的赔偿。”

  但这并不顺利。“当他们几个星期都无视我的所有信件和电话时,我去了这家诊所。老板碰巧在那儿,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他还想吓唬我,但我声明我聘请了律师,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现在,Ingrid脸上的疤痕已基本消失。“现在我的下巴只剩下一个斑点。但是,先前需要进行多种治疗,我必须自付费用。自11月底以来我还没有收到Just Wellness的来信,这事还没有完。”

  除客户外,Just Wellness的员工也受到影响。几名(前)雇员表示,他们没有收到11月份的薪水。蒂尔堡的Rache说:“他们还欠我大约1350欧元。”

  Just Wellness关门的前几天,她已经觉察到出了点问题。“在11月底,我们突然被告知,无限制的套餐服务将在明年消失,因此我们不得不将这一消息提供给客户。回想起来,我认为这是他们希望获得更多收益的一种伎俩。”

  Rachel仅在Just Wellness工作了几个月,她对她被允许很快上手工作感到惊讶。“经过为期两天的课程,我立即能够自己进行ipl治疗,感觉很奇怪。他们还问我,是否要激光去除身上的纹身,但我拒绝了。”

  Rachel找到了新工作。“这很幸运,没有钱这个假期不知会怎么过。但是,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讨回欠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通化市皮肤美容有限公司发布于整形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兰美容连锁店传破产上万顾客蒙受损失

关键词: 齿科美容